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
我要的幸福。/ 陈奕迅《稳稳的幸福》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理还乱。

太多事情轮不到自己去说。
有些话也习惯卡在喉咙,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但实况会逼你硬吞下去。

太多角色在人山人海中徘徊在你的生活里头。
这一条名为『人生』的街道很长,想珍惜的人很多、想珍惜你的人也很多。
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主角,也不晓得天是导演编剧还是监制,也不清楚谁才是那个最佳配角。
换角的戏码不断在上演,有哪个时刻会定下来和你细说再见。

太多故事陆续在发生。
时间在流逝,一秒一秒地离去,青春一分一分地和内心告别。
是破蛹而出吗,是蜕变吗。句号。因为这一切从来没有哪个谁能够给予答案,所以只能耐人寻味地保持一贯的神秘。没有问号。

好沉重。我想躺在自己的肩膀遥望,却搬不去那厚厚一叠的尘埃。
剪不断、理还乱。头发是这样,烦恼即是如此。

或许这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不好意思,负能量已满,炸弹将快引爆。



希望一切安好、平顺。


愿祝福与空气同在。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勇敢这件事。

我想我是疯了。

上个星期再次看了九把刀的《等一个的咖啡》,那是我第四次翻阅这一本书。
我也突然好想喝一杯白开水。他们说,淡而无味也是一种味道。

我想我是疯了。

打开电脑,我疯狂地在一天内写下超过1万字。差不多每一天都重复着一样的步骤,在文字间行走,忘掉所有、抛开所有,只有『文字』在脑海里打印着。
也许因为太久没写字了,写到第四天,我已经渐渐倒下,一到深夜都头痛难熬。躺在床上,故事的每个细节转折在脑海里自动浮现,我想我这几天在睡梦中看了不少连续剧,而导演是我自己。

我想我说过,我不是个懂得坚持的人。在熬过那么多次的写作之后,我曾经陷入一阵低迷,抗拒文字。后来参加了诗歌朗诵,我才开始接受那诗歌词句中的精悍简短,一行行道出五味杂陈的感动。开始写写诗歌,在诗歌里稍微找到了一些自我肯定。

再后来,我再写写散文、写写小说。文笔没有多好,但我只求自己内心的一份平衡感。没有倾诉的对象,却有文字的陪伴;没有人能伴你左右,但文字却能永远不离不弃地在你身旁。和文字作朋友,你将完全拥有它,因为那是你手里的故事。好自私。

好多人都觉得我没必要没有自信,但我从小就处于一个尴尬的环境下长大,你要我相信我能做到,就算我觉得ok 可以,我总觉得幸运之神不会眷顾着这么样的一个我。这两天浏览了一些部落,也看了其中一个学妹写了一些部落文,让我的心突然揪着。是思念的调味料,涩涩地,一点一滴撒在心口上。


也和振雯回到小学和中学里头看看。现在的小孩不再那么单纯了吗?但老师的模样依然没变,说真的,叶老师和陈老师的样子都差不多,反而变得更和蔼可亲了。反倒是我们都长高了,样子也有些变化了,庆幸的是我和小学时期没什么两样的,老师们才能认出我来。

另一天早上也回到高中一趟,看了练习诗歌朗诵的学妹们,遇见郑老师,老师仍是性格爽朗,让那天的我心情很好地继续写着我的故事。
现在想想,其实心里边还是欠了老师那么一句谢谢,很感激在我很迷茫的青春期里头,有诗歌朗诵的陪伴,让我至少有个精神寄托。

很想念高中的人、事、物。我的校园青春那么一般地无知可爱,却那么愉快匆忙地离我而去。
要么说我高中有什么遗憾,就只有那个了。别问我那个是什么,我想把这个遗憾永恒地埋藏在青春回忆里头,当作和自己之间的秘密,不告诉你。

『时间不多了,要就快了』,我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这么一句话。
我想说,时间不多了,这是真的。往往我们以为时间好多,多得什么都能以后才算,但时间流逝以后,才惊觉一切已经来不及了,timing已经过去。
可我也知道亡羊补牢的机会一直在生活中塑型,等待我们去抓紧。至于timing,我更想说一句『时间不多了,要就快乐』。
是啊,要就快乐。

所以我重新地打开电脑,这几天都一直写着写着,一整天的生活就这么样子过。
很快乐。很踏实。

今天是第六天了,我写了超过7万字的故事。
而故事依然在进行着,还没结束。
我真的希望能够完成它,完成这一个故事。可是一想到故事即将结束,我又慢了下来,莫名地伤感起来。

给了几个朋友翻阅那几万字,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当中,找到了一点安慰。还好有你们和他们。
我会尽力地完成这小小的梦,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的梦。
我会努力地奏起自己的故事章节,即使受尽别人的冷眼对待,即使用心去编织的故事不被认同。

我想我是疯了,才会在这里胡言乱语。
屋外街灯下照映着的树枝,在这个夜晚让人特别惆怅。啊不,然后的然后,其实不能怪那个夜晚,要怪就怪自己的心。我手里的勇敢,请你别像沙子从指缝间逃走。我需要你。

一定要完成这一个故事,这一件小事。然后等那么一天,你说我真的疯了。







然后等你说,我得了。
然后我会谢谢我这一份勇敢。




2013年6月3日星期一

你所谓的『缘分』

最近一直闹情绪。

我知道自己应该节制心中的那团火,即便煤气那个火源并没有很贵。但有时候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可能真的是自己的EQ太低了吧。

常常想,要是真的有千年轮回、投胎做人,还有那些鬼神之说,那我是为什么,是孽是福,当了这一个自己。他们说上辈子累积的好坏事将决定这辈子的命运。是吗?每当很多时候别人总说事情在命运的安排中,早就在问题出现之前有了个答案。我很怀疑这个说法,毕竟我们都不晓得未来会是怎样。要是命运早就已经编写好的话,那样的笔记本会是在L手里轻轻写着我们会和谁邂逅,然后和谁挥手道别,再后来在哪个时间点与世界说再见吗?然后又再来个前世今生的故事。

要是上辈子我是个坏人的话,那这辈子,我也会注定不是个好人吗?

就是这样想太多的脑子,完完全全没有符合逻辑地一直冥想,尤其是在床上躺着的那一刻,我总是会去想这人生的哲理,然而很多时候,我们想了多久也找不出个答案,可能是天机不可泄露,因此在我们脑里装了些遥控机,不让我们有机会去接触那命运的尾巴。也有可能是孟婆的苦药真的苦得让人忘却那一生的情感。

对不起,感觉上我也不晓得自己在说些什么。时间越长,人越年长,却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原先实话实说的表达能力。我真的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得去诉说自己的感觉心事烦恼和问题,还有最重要的,忘了如何分享快乐,不,应该说,我忘了如何去让自己快乐,还有让别人不会感到不快。

承认自己不善于沟通,却无奈地找不出一个解决方案。要是说每个问题的成立之前已经有了答案的说法真的存在的话,那我这一个缺点,是要如何去纠正,何时纠正,何时就好起来。唯有叹气声才能衬托这样沉重的心情。

我很想很想能够和一个朋友无所不谈,不必去计较什么担心什么怀疑什么,没有心机没有害怕没有顾虑,可能这辈子真的会有那么一个朋友,但却因为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存在,很多时候双方的行程表也一直火星撞地球版的巧合而不能相约相见相谈。然后就这样,注定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闷在那小小的心房里,而心窗,不曾打开。

以前我记得有个朋友和我说过,人的心总有一扇门,然后像普通人家一样有一把锁头,而钥匙总是在一个不知名的人身上,所以大多数的人都从来没有打开过心门,因为要那一个人用手中的钥匙帮你打开心门,首先他自己要走进你的心到现在为止,我还真的不知道,那一扇门,开了没,还有为谁而开。



请真的原谅我胡思乱想、原谅我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缘分深度、原谅我不懂得那千年轮回的传授、原谅我不善解人意、原谅我这一切无理取闹没有道理的争吵,我说自己内心的争吵和挣扎。

好多时候,不懂得如何去爱、如何被爱、如何表达爱、如何不被爱伤害。我们都一样。只是你对于人生的选择或许和我大有不同,也可能你面对生活的态度比我积极或消沉许多,然后你会说,快乐是不是一种选择,再说一大堆你的故事。

你在意的不多,我在乎的不少。我们是两个人,来自同样世界,但却因为我们是两个独立的物体,无法完全像咖啡豆和热水一样溶合一起,即使你辩解说能够做到,那咖啡的刺刺苦涩,也解了你的说法。

要怎样才知道缘分早已降临还是逝去。
或许问天问大地,也叫天地不灵。


这真的是我很自私的想法,很希望你能原谅,但我不奢求你能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