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
我要的幸福。/ 陈奕迅《稳稳的幸福》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勇敢这件事。

我想我是疯了。

上个星期再次看了九把刀的《等一个的咖啡》,那是我第四次翻阅这一本书。
我也突然好想喝一杯白开水。他们说,淡而无味也是一种味道。

我想我是疯了。

打开电脑,我疯狂地在一天内写下超过1万字。差不多每一天都重复着一样的步骤,在文字间行走,忘掉所有、抛开所有,只有『文字』在脑海里打印着。
也许因为太久没写字了,写到第四天,我已经渐渐倒下,一到深夜都头痛难熬。躺在床上,故事的每个细节转折在脑海里自动浮现,我想我这几天在睡梦中看了不少连续剧,而导演是我自己。

我想我说过,我不是个懂得坚持的人。在熬过那么多次的写作之后,我曾经陷入一阵低迷,抗拒文字。后来参加了诗歌朗诵,我才开始接受那诗歌词句中的精悍简短,一行行道出五味杂陈的感动。开始写写诗歌,在诗歌里稍微找到了一些自我肯定。

再后来,我再写写散文、写写小说。文笔没有多好,但我只求自己内心的一份平衡感。没有倾诉的对象,却有文字的陪伴;没有人能伴你左右,但文字却能永远不离不弃地在你身旁。和文字作朋友,你将完全拥有它,因为那是你手里的故事。好自私。

好多人都觉得我没必要没有自信,但我从小就处于一个尴尬的环境下长大,你要我相信我能做到,就算我觉得ok 可以,我总觉得幸运之神不会眷顾着这么样的一个我。这两天浏览了一些部落,也看了其中一个学妹写了一些部落文,让我的心突然揪着。是思念的调味料,涩涩地,一点一滴撒在心口上。


也和振雯回到小学和中学里头看看。现在的小孩不再那么单纯了吗?但老师的模样依然没变,说真的,叶老师和陈老师的样子都差不多,反而变得更和蔼可亲了。反倒是我们都长高了,样子也有些变化了,庆幸的是我和小学时期没什么两样的,老师们才能认出我来。

另一天早上也回到高中一趟,看了练习诗歌朗诵的学妹们,遇见郑老师,老师仍是性格爽朗,让那天的我心情很好地继续写着我的故事。
现在想想,其实心里边还是欠了老师那么一句谢谢,很感激在我很迷茫的青春期里头,有诗歌朗诵的陪伴,让我至少有个精神寄托。

很想念高中的人、事、物。我的校园青春那么一般地无知可爱,却那么愉快匆忙地离我而去。
要么说我高中有什么遗憾,就只有那个了。别问我那个是什么,我想把这个遗憾永恒地埋藏在青春回忆里头,当作和自己之间的秘密,不告诉你。

『时间不多了,要就快了』,我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这么一句话。
我想说,时间不多了,这是真的。往往我们以为时间好多,多得什么都能以后才算,但时间流逝以后,才惊觉一切已经来不及了,timing已经过去。
可我也知道亡羊补牢的机会一直在生活中塑型,等待我们去抓紧。至于timing,我更想说一句『时间不多了,要就快乐』。
是啊,要就快乐。

所以我重新地打开电脑,这几天都一直写着写着,一整天的生活就这么样子过。
很快乐。很踏实。

今天是第六天了,我写了超过7万字的故事。
而故事依然在进行着,还没结束。
我真的希望能够完成它,完成这一个故事。可是一想到故事即将结束,我又慢了下来,莫名地伤感起来。

给了几个朋友翻阅那几万字,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当中,找到了一点安慰。还好有你们和他们。
我会尽力地完成这小小的梦,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的梦。
我会努力地奏起自己的故事章节,即使受尽别人的冷眼对待,即使用心去编织的故事不被认同。

我想我是疯了,才会在这里胡言乱语。
屋外街灯下照映着的树枝,在这个夜晚让人特别惆怅。啊不,然后的然后,其实不能怪那个夜晚,要怪就怪自己的心。我手里的勇敢,请你别像沙子从指缝间逃走。我需要你。

一定要完成这一个故事,这一件小事。然后等那么一天,你说我真的疯了。







然后等你说,我得了。
然后我会谢谢我这一份勇敢。




4 条评论:

BH 说...

有冲劲是好事,祝福你,也相信你。

elaine宇羚 说...

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一起加油。

小安 说...

很多時候需要的僅僅是與文字相伴。

elaine宇羚 说...

小安,嗯。
不过也不要太过于悲观,很多时候还是有很多人在默默地关心自己、支持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