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
我要的幸福。/ 陈奕迅《稳稳的幸福》

2013年11月18日星期一

这几天的天气挺冷的,在入睡时也比较舒服,只是不习惯在夜里听见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时小时响亮、没有节奏。通常别人都喜欢在雨天里睡觉,而我却迟迟因为这一些的不协调失眠,好久好久才能够进入梦乡。

老天爷能看穿我的心情,总是用天气变化来配合我的情绪;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天气预测器是百分百准确的,要不然我还能预知自己偶有的突兀情绪,才不会把自己变得那么手忙脚乱。

先前还有蛮多天倾盆大雨,再转眼又阳光四射,或许是那股闷骚的低潮期来临前的预兆。
我的无奈寂寞孤独难过悲伤闷闷不乐你对我笑我却说我并不是不想笑而是不知道如何去笑的心情又回来了。

小雨。
喜欢细细小雨,轻轻地、柔柔的,偶尔刺刺的,然后让我痛醒了。我想我忘了和你说,我和『雨』之间,有着莫名的默契和情感。或许是我名字里头有个字和『雨』同音,就这样让我在与『雨』的关系图上画下特别的邂逅红线。

但,后来我却不喜欢这一种小雨。彩虹总是不会出现、天气总是特别闷热,在小雨后。
我无法在屋内猜透屋外的毛毛细雨的痕迹,这一种模模糊糊,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我做人原则中的禁忌。

想要清清楚楚,我宁愿那狂风暴雨、那山涛浪水的汹汹来袭。
雨水之重,不在于重,在于心、在于思;至少,小雨所带来的轻,对于我的心灵,一点都不轻,更带不走那丝丝的忧愁。

让雨水冲走这不愉快的一切,但在我不愉快的同时想对你说:至少还有你。



我在大雨中奔跑,撑着头上敞开的伞,伞角边的雨露与我反方向地奔驰,轻快地、疯狂地、自在的,脚踏着的水滩溅起来淋湿了双脚,虽步步有阻,但特别实在。
也许他们说得对:If you're being negative, nothing will be positive. 要是你悲观起来,所有的事都会变得特别难过起来;用乐观的角度去看,其实我这段难行的路还特别自由快乐。




即使无力撑伞,也还有家人知己肯与我分担,撑一把大伞,维护我那小小的快乐。

感谢我还有投诉我那数万无尽悲愁源来的机会,证明我还有时间奢侈,证明我有多么幸运,至少行衣住食都不必忧虑。






没有评论: